您当前的位置:中国IT研究网资讯正文

在新能源汽车这一出哪吒闹海的故事里哪吒汽车还没能成为主角

发布日期:2021-07-21 07:24:17来源:FN商业
在新能源汽车这一出哪吒闹海的故事里哪吒汽车还没能成为主角

  原标题:「哪吒」闹车海

  作者|王叁

  来源| FN商业(ID:FN-24H)

  近日,有自媒体发文称:“360公司在哪吒汽车投资项目中只是草签协议,属于精神股东,实际上一分钱都还没给”。

  这种说法让当事双方极度抵触,纷纷表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7月18日,哪吒汽车在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谣言止于智者。针对相关网络自媒体的恶意诋毁及造谣行为,360公司和哪吒汽车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360公司则是在前一日晚间就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严正声明》:“360公司与哪吒汽车的合作,一直以来都按照双方预设的进度正常有序进行,并且双方都在按协议要求正常履约”。

  一笔融资两度出圈,360与哪吒汽车之间的纠葛,以及周鸿祎是否要造车、如何造车的消息,始终牵扯着新能源汽车行业内外的敏感神经。

  有意思的是,故事的主角哪吒汽车,豪言跻身造车新势力头部的哪吒汽车,两次成为“周鸿祎造车”传闻的载体。

  周鸿祎“造车”?

  2021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突破了疫情对于销量的封锁并开始回暖,华为、百度、小米、OPPO等一众互联网公司开始与“造车”的关键词发生碰撞,火星四溅。

  4月中旬的上海车展上,周鸿祎出现在哪吒汽车的展台,“周鸿祎要造车”的消息开始流传。

  业内的猜测并未持续太久。4月26日,哪吒汽车宣布启动D轮融资,融资金额约为30亿元,由360公司战略领投。

  5月11日,周鸿祎在360公司智能汽车战略媒体沟通会上首次回应了造车传闻,表示360不会独立造车,但将会与哪吒汽车合作参与造车。完成对哪吒汽车的投资后,360将成为哪吒汽车第二大股东。

  “互联网的下半场就是和传统企业结合。造车,360不能袖手旁观。”周鸿祎说,“雷军比我大一岁,他在退休之前赌造车这件事。雷军都能干,我有什么不能干的?”

  对于“联合造车”,周鸿祎解释称,360与哪吒汽车是公司参与造车的合作关系,互联网行业造车被误以为是独立造车,但实际上需要学会合作,联合造车。

  360能够为合作伙伴输送的,无疑是安全技术。360将把哪吒汽车作为样板,把安全技术一视同仁地输出给其他车企。“经过手机的失败之后,我们自己不能造车。”

  但周鸿祎并未具体透露360在联合造车中所扮演的身份,不像专注于软件服务的华为、痴迷于自动驾驶的百度那么清晰,也不像小米手持百亿美金入场,别管雨点大不大,先把“雷”声搞起来。

  7月8日,周鸿祎在2021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期间表示,互联网企业一定能造出车,但是要浪费很多钱、踩很多坑,不过也能通过融资弥补。他透露,初步投资哪吒汽车不超过20亿,但希望用20亿撬动更多融资,并不想控制这家公司。

  事实确实佐证了周鸿祎的说法。根据天眼查信息,截止目前,360或者周鸿祎均未出现在哪吒汽车的股东列表中。但这同样意味着,事实尚未佐证360对于哪吒汽车的投资信息。

  不过,周鸿祎在舆论层面体现出与哪吒汽车联合造车的极大决心。

  今年7月初,哪吒汽车与媒体的一场小规模访谈中,周鸿祎直言“智能汽车最让人激动的就是科技平权、摩尔定律、网络效应,一定会让每个人都用上智能车,十五万以下的智能车,才会是中国家庭的国民级智能车”。

  周鸿祎还曾明确表示哪吒汽车要终结豪车霸权,打造15万以内的智能电动车,这显然是对何小鹏“15万是做好智能电动汽车的基础价格”言论的正面直怼。

  “15万以下的车大概占了中国所有车型总销量的70%,如果这个市场不打开,那意味着智能电动车永远是小众产品,是少数人的玩具,不能为广大百姓使用。”

  实际上,哪吒汽车的主打产品甚至是十万元以下的市场,哪吒U Pro和哪吒V的售价分别是9.98、7.29万元起。

  而在销量方面,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6月份,哪吒汽车单月整体销量达到5138辆,同比增长536%,跻身造车新势力前四;今年上半年,哪吒汽车交付量为21104辆,超过了去年全年交付量。

  拿到这样的成绩单之后,哪吒汽车直接将“跻身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打在了公屏上,甚至开始以“蔚理小哪”自居。

(7.17.-7.25深圳粤港澳大湾区车展哪吒汽车品牌话术;来源:网络博主)

  既然是造车新势力的头部玩家,怎么需要靠“红衣教主”站台才能出圈?

  创始人的起点

  哪吒汽车,是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众新能源)旗下的汽车品牌。

  2014年,曾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工作多年的方运舟,与合作伙伴一起在浙江桐乡创立合众新能源。

  方运舟于1975年出生于安徽桐城,1998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汽车系。大学毕业后,方运舟加入了彼时的“造车新势力”、刚刚成立一年的奇瑞汽车。

  加入奇瑞三年后,主要从事发动机附件系统研发工作的方运舟转入奇瑞在1999年成立的“清洁能源汽车专项组”,也是在这一年,该项目组展开对电动汽车方面的研发和试验。

  2001年夏天,合肥一家铅酸电池厂希望奇瑞做一辆铅酸电池车,这个任务由方运舟所在的新能源项目组接手,他本人也参与了电池替代组装和调试环节。

  “完成装配后,我们把拼装车开到路上检验效果。没想到,只开了不足20公里就没电了。大热天,我们七、八个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车推回来。”方运舟回忆称,这件事虽然听上去好笑,但却给他带来了启发:如果把电池驱动与发动机驱动结合起来,使用混合动力,岂不更好?

  随后,方运舟一边查阅混合动力资料,一边研究混合动力原理,用两个星期的时间写出了一份混合动力汽车可行性调研报告。

  巧合的是,科技部高新司的一位司长来奇瑞考察,并传递出了一个重要信息:国家“863”计划即将启动,其中,开发新能源汽车是重点项目。方运舟的报告得到了公司的重视,奇瑞启动了申报新能源汽车研发项目的程序。

  2001年底,奇瑞的新能源汽车研发项目成功入选国家“863”计划,方运舟在回忆时仍颇为感慨:“项目获批后,我很激动。毕竟朝着我制造新能源汽车的梦想迈进了实质性的一步。”

  2003年3月,由方运舟所在奇瑞新能源初创团队自主研发的第一辆新能源汽车正式上线。从概念设计到样车出炉,只用了一年多时间,创下了国内新能源汽车研发领域的一个新纪录。

  正是因为这个纪录,奇瑞从国内4家承担“863”计划新能源汽车研发的企业中占得先机。

  2004年,“国家节能环保汽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落户奇瑞,以该中心为依托,奇瑞新能源承担了多项国家“863”节能与新能源汽车重大专项,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

  2009年,奇瑞推出首款搭载磷酸铁锂电池的纯电动车S18;2010年,奇瑞清洁能源汽车专项组正式转变为奇瑞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并成为奇瑞旗下独立子公司。

(方运舟与奇瑞首款锂电池纯电动量产车S18;来源:新华网)

  在奇瑞新能源这家独立公司中,方运舟任职副总经理,同时担任奇瑞汽车中央研究院混合动力部部长。据方运舟介绍,在2012-2014年,奇瑞新能源已经实现盈利,每年达到几百、上千万元,成为国内首个盈利的新能源公司。

  但在2014年,方运舟选择离开奇瑞新能源,在去清华读博士后的同时,启动了创业项目。

  两个门槛

  2014年10月,方运舟联合具有清华大学背景的机构和企业,以及前奇瑞老同事,共同在浙江桐乡成立了合众新能源,合资成立方有北京亿华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等企业,注册资本近6.3亿元。

  2017年4月,合众新能源成为第13家获批国家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的企业;2018年5月,合众新能源获发改委、工信部双资质认证,是第7家获得双资质认证的企业。

  资质,是造车新势力的入场券,也是真正的门槛。有媒体分析称,传统车企背景的管理团队更加容易赢得审批部门的“好感”,另外,合众新能源背后的资本很多都有政府背景,也大大增加了项目成功过审的几率。

  实际上,与李斌、何小鹏等沉浸在互联网领域多年的造车新势力大佬不同,方运舟离另外一个圈子更近:除了政府背景的资本,方运舟曾在人民日报刊发署名文章《抓住新能源汽车发展新机遇》,还曾在两会上作为人大代表提出攻克智能汽车车载操作系统难题的提案。

  获得造车资质后,合众新能源开始加速,但第一大步仍然是引入资本。200亿的“资本门槛”虽然没有得到字面意义上的官方认证,但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同样是共识。

  2017年12月,合众新能源宣布获得知合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相关主体12.5亿元的注资。王文学个人认缴出资3.3亿元收购合众新能源近53.4%股份。

  此次注资后,合众新能源创始人方运舟及原始创业团队为合众新能源的第二大股东,方运舟将担任合众新能源的副董事长一职,全权负责合众新能源的日常运营和发展。

  知合出行是知合控股的全资子公司,知合控股创立于2014年9月,实际控制人是王文学。知合出行正式成立于2017年,通过控股、参股等方式进军出行行业。

  王文学同时也是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华夏幸福以运营产业新城起家,这又是一起地产商布局新造车领域的典型案例。

(王文学)

  2017年左右,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不到10家,通过控股这些企业完成新能源汽车行业占位是彼时财大气粗的地产商的最优解,知合出行正是因此而名声在外。

  2017年12月4日,共享汽车平台“PonyCar马上用车”宣布完成C轮融资,由知合出行领投,该轮投资总金额超2.5亿元,刷新了共享汽车领域单笔融资记录。

  但是,2018年12月3日,合众新能源法定代表人由王文学更换为公司创始人方运舟。随后,多家媒体报道以王文学为代表的合众新能源大股东知合出行有意退出“造车运动”,合众新能源汽车正在寻求“接盘者”。

  当时,华夏幸福资金链紧张,平安资管以137.7亿元的价格购入华夏幸福19.7%的股权。从4月份上交所的“18问”,到与平安签下三年对赌协议,无不透露出地产巨头的沧桑沉浮。

  曾有媒体报道称,“华夏幸福涉足造车事业后烧钱不止,却没有资产可卖,自然会采取战略性收缩。”

  这种说法并未被双方辟谣。不过,当时合众新能源的发展势头并不差,显然不应该是拖后腿的一方。

  2018年6月1日,合众新能源正式发布了汽车品牌——NETA哪吒汽车。

  在合众新能源总裁张勇的介绍中,哪吒是中国本土少有的、勇于挑战现有规矩的传统大IP,希望哪吒汽车成为未来汽车行业的“弄潮儿”,打破市场格局与僵化思维。

  此前两个月,合众新能源位于浙江桐乡的工厂已经竣工并开展汽车试制,一期投资11.56亿元,一期规划产能为8万台/年。

  11月16日的2018广州车展上,哪吒汽车的首款量产车型——哪吒N01正式上市,这是一款纯电动SUV,补贴后全国统一价格区间为5.98万-6.98万元。

  2020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倒闭潮证明了一个事实:能否实现交付是造车新势力活下去的关键。

  而早在2018年中旬就完成建厂并实现量产的哪吒汽车,前景清晰,但却在产品上市前夕与华夏幸福和王文学“分手”。

  IPO计划生变

  华夏幸福逐步退出,合众新能源需要打开新的融资渠道。

  2019年4月18日,上海车展期间,合众新能源总裁张勇表示,合众汽车已完成30亿元B轮融资,由政府产业基金领投,战略投资资本跟投。

  2020年7月,张勇再次透露已完成20亿元C轮融资,并计划于2021年在科创板IPO。

  张勇表示,“我们确实正在准备科创板上市,这个月就会宣布我们定下来的中介公司和承销商。它们已经进驻公司三四个月,开始给我们做上市之前的辅导,希望明年能够申请科创板IPO。”

  不过,2021年上旬,哪吒汽车传出360领投的D轮融资消息,但IPO计划的相关消息始终未再更新。

  直到近日,张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哪吒上市时间)或许有变。”哪吒汽车相关负责人也对外表示,“可能改变也可能不改变,一切皆有可能。”

  此前,7月5日,浙江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的“网信浙江”通报称,哪吒汽车APP存在未明示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存在引起个人信息泄露的安全漏洞等情况。

  而在同一天,国家网信办发布公告,对“运满满”、“货车帮”、“BOSS直聘”实施网络安全审查。此前的7月4日晚间,国家网信办也发出通报:经检测核实,“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已通知应用商店下架。

  目前,并无可靠信息证明“通报”与“上市计划”之间的因果关系,但“车企冲不上科创板”已经是行业内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前有吉利高调冲刺后宣布撤回,后有威马汽车的一再刹车,还有哪吒汽车、零跑汽车的“暂无后续”。

  科创板开板至今已超过两年,作为科技创业重点关注的新能源汽车行业,长达六年的风口上,仍然没有一家整车企业成功登陆科创板上市。

  但在IPO计划“生变”之外,哪吒汽车在销量层面“捷报频传”。

  除了前文所述,哪吒汽车6月份销量同比增长536%,今年1-6月,哪吒汽车累计销售21104辆,同比增长478%,销量层面的增长势头足够稳定,并曾在销量层面跻身前三,换掉了理想汽车。

  不过,在销量层面跻身头部的背后,则是喊出“为人民造车”口号的哪吒汽车对于低端市场的严重依赖。

  乘联会数据表示,今年1-5月,哪吒V销量在所有纯电动车中排名第10,在纯电SUV排名中名列第2,仅次于特斯拉ModleY。

  这款去年11月上市、5.99万元起售的哪吒V对销量的贡献功不可没,上市7个多月时间累计售出超过20000辆。但在产品层面上,这款销量主力军对拼的显然是五菱宏光,而不是动辄20万起步的造车新势力三巨头。

  低价电动车为何不是反攻新势力的最优解,FN商业(ID:FN-24H)曾在《微型电动汽车“命悬一线”》一文中详细解释。

  公开报道显示,哪吒汽车也有进军10万-20万元区间的计划,因为这里才是造车新势力的主战场。比如,定位于智趣高能电动轿跑的哪吒S,以及价格区间为9.98万~15.98万元的哪吒U Pro。

  张勇曾表示,“哪吒S售价20万元左右,也可能会20万元以上。做大众车并不意味着只做10万元以内的车,便宜的车是相对的。比如我们做20万元、性价比超强的轿跑,它在市场里也是高性价比的智能车。”

  或许做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小米也是可以超车的弯道,但小米之所以成为小米并非单纯凭借性价比,这已经是小米急于摆脱的标签,而且也不是每个行业都有小米。

  此外,哪吒汽车在销量层面更宏大的目标则是到2025年实现50万辆的销量。但事实上,合众新能源早在2018年就在“阿基米德计划”中提出,要在2020年实现累计超10万辆的销售规模,而截至2020年底,哪吒汽车累计销量并未达到该目标。

  一方面,登陆科创板是对企业掌握核心技术的一次大考,相比于经营数据,科创板更加看重企业的创新能力;另一方面,对于低端市场销量的严重依赖封锁了价格的提升空间,15万元以下的价格里,容得下多少顶尖技术的加持呢?

  结语

  在新能源汽车这一出“哪吒闹海”的故事里,哪吒汽车还没能成为主角。

  比如,不再借助别人才能出圈,不再试图成为造车新势力三巨头中某一位的替代者,不再让低价作为标榜自身的优势,不再让销量作为唯一的捷报和底气。

  如果说创始人最能代表一家企业的气质,哪吒汽车的创始人早在20年前就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推动者,曾用两个星期的时间改变了奇瑞十余年的运势,这种故事放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可不比“强行三巨头”精彩得多么?

原标题:在新能源汽车这一出哪吒闹海的故事里哪吒汽车还没能成为主角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